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 >
专家:儿童50%智力在4岁前获得 农村娃输在起跑线
* 来源 :http://www.chiqmedspa.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2 06:08 * 浏览 :

  “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描述,特别是在城市中,它总是会引发家长之间的焦虑和竞争,用花样翻新地课外各类班,增加孩子们的负担。

  近日在“奋斗2020,实现‘一村一园’——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卢迈等专家证明,确实存在一条不能输的教育“起跑线”,但这条“起跑线”与人们的通常认知不尽相同。

  早在2009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就曾委托大学对甘肃都乐县进行教育基线测试和对比,结果显示,3-6岁儿童认知发展水平不足城市同龄儿童的60%,语言发展水平只相当于城市同龄儿童的40%。当时,都乐县乡镇以下几乎没有学前教育。

  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多年在中国展开深度调研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美方主任罗思高提供的数据更惊人,该项目2013年-2015年对陕西1808名儿童的调查结果显示,24个月-30个月大的孩子中,有53%的IQ测试低于正常值,认知能力发展明显滞后。

  不仅陕西,该项目在河南、、安徽等地农村,或在大城市农民工聚集的地方,均得到类似的调查结果。“不管在哪里,中国(农民)的孩子发展都慢。”罗思高说。

  中国教育发展研究基金会在乐都县追踪个体样本过程中发现,两个上过幼儿园的孩子(包括县城和农村),从小学一年级到二年级成绩有明显提升,一个来自农村且没上过幼儿园的孩子,成绩却有明显下降。

  “越早越快适应学习,就越愿意学习。美国心理学家布鲁姆对近千位儿童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一个人在17岁的智力水平达到100%的线%的智力,8-17岁只获得20%的智力。”卢迈介绍。

  罗思高则表示:“3-6岁的学前教育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0-3岁期间的教育。”

  这是所谓 “起跑线”的含义,一方面在孩子上小学之前,就已经度过了获得教育影响的关键时期;另一方面,如今即使普及了义务教育,农村孩子显然还是输在“教育公平”的起跑线上。

  目前中国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为77.4%。卢迈认为,这个数字包括“学前一年”,如果按照幼儿园“学前三年”来看,这个数字很可能被高估了。他的判断依据是,现在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毛入园率只有50%,不少贫困县只有30-40%,未入园的孩子中,有大约20%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这些孩子害羞、怕见生人,语言、认知各方面的能力水平和城市儿童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2016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74.41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学前教育经费总投入为2802亿元,尽管较上年大幅增长15.48%,但仍只占P总量0.376%。

  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所趋势研究和国际合作部主任文默英透露,韩国的学前教育投入占该国P的比例是1%。2010年,中等收入国家的学前教育投入占P总量平均在0.45%。

  事实上,多国都通过强化责任提高学前教育的普惠性和公平性,特别是通过为处境不利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机会,促进社会公平。

  美国的“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端计划”、的“学前教育普及计划”和古巴的“教育你的孩子计划”等,都是此类典型项目。

  作为偏僻、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投入主体,是国际上的普遍做法。据文默英介绍,韩国学前教育的多年发展中,市场竞争很充分,特别是城市空间,私营机构在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市场力量很难延伸至农村和山区,的新战略是加大公共投入,计划将公共机构在学前教育中23%的比例,提高到40%,主要面向农村地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完善农村学前教育体系的代价并不算高。据他测算,每个山村幼儿园每年需要投入5万元,如在全国贫困地区的10万个行政村设立幼儿园,可覆盖大约300万贫困地区的农村儿童,的财政每年仅需投入50亿元。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从2009年发起“山村幼儿园计划”,融合和社会资源向农村地区3-6岁儿童提供早期教育,8年来设立山村幼儿园1800所,在园幼儿4.5万人,试点地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均达到90%以上。

  通过乡村小学废弃教室,派驻长期志愿者等方式,“山村幼儿园计划”不仅进入到村一级,还用较低的投入,获得了较高的毛入园率。如果提高重视程度,和社会共同投入,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赢得“教育公平”这条起跑线。

  仅仅实现教育公平还不够,“教育内涵和质量”更重要。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刘焱走访过一些山村幼儿园,她一方面表示,“农村的孩子可以在自口上幼儿园,这是了不起的进步”。但同时也认为,农村儿童“不仅是有机会接受学前教育,还要接受高质量的学前教育,这都是农村幼儿的,也是保障他们健康成长,缩小城乡差距的重要条件。”

  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冯晓霞表示,近年来学前教育普及过程中,同样要重视质量的评估和提升,首先要做的是搭建基本质量评估体系。“在我看来,这种基本质量评估应该是强制性的,应该包括安全、营养、教师态度等方面,评估结果甚至只需要合格和不合格两档即可。”冯晓霞说。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推行“山村幼儿园计划”时也发现,贫困地区缺少正规学前教育专业师资,且学前教育的“小学化”倾向严重,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往往被忽视。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原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虞永平曾在江苏做过实验,用教研制度创新,来提升学前教育管理和师资水平。

  教研体系的传统做法总是教研人员决定做什么,出指导性文件,下面的老师就跟着做什么,虞永平的实验倒转过来:教师在实际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向上传递,调动高校的研究人员、研究所专家和教研员结成教研联盟,从具体问题出发,有针对性的扶助薄弱幼儿园。

  虞永平说:“我们调查发现,46.53%的幼教老师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在教学中遇到困难没人帮助,缺乏有针对性的专业教育力量来支持。研制度的效果非常明显,其中最关键的地方是要有制度保障,要适当投入,这个投入其实很小,一个省每年只要120万元就可以做到。”

  从经济学人力资本的角度看学前教育的价值,诺贝尔经济学得主詹姆斯·赫克曼的相关研究被经常引用:育影响最有成效的学前阶段介入,是未来提升社会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性价比最高的投入。

  据卢迈介绍,全球调查显示,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每投入1美元,将获得4.1美元-9.2美元的回报;在美国,这一回报在7美元-16美元之间。

  在罗思高看来,目前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蕴藏着“危机”。虽然中国在中等收入国家队伍里表现突出,但在低端产业正在逐步离开的趋势中,原有的劳动力是否有能力学习和掌握更高技能,从而逃离“中等收入陷阱”,有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即拥有高中水平和能力的劳动力在劳动人口的占比。

  目前的情况是,中国在78个中等收入国家里,拥有高中水平和能力的劳动力,在劳动人口中占比最低,只有24%。

  据罗思高介绍,根据REAP的相关调查显示,缺乏学前教育的农村孩子认知能力和水平普遍低下,导致他们中有很大的比例在初中义务教育之后,很难到高中阶段。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低端劳动力仍然不断涌入市场,在中国各领域和产业正在普遍升级的背景下,却可能产生更高的失业率,导致社会不稳定。